大人放不了手,孩子何来创意?
图片来源:pakutaso


之前有幸应香港中文大学之邀,担任邵逸夫爵士杰出访问学人讲座,有一週时间与逸夫学院的学生和老师切磋。因为台湾学生被批评缺少国际观,我便留心看他们在这方面是怎幺做。

逸夫学院的学生每学期有四次正式晚宴演讲。学院规定男生西装革履、女生洋装高跟鞋,跟演讲者一起坐下来吃三道菜的西餐,餐后再听演讲。院长说,服装的要求是使学生打从心中尊敬这个场合。人的行为会受到环境制约,衣冠楚楚时表现会比较文雅,就像喧闹的孩子在进入教堂后会噤声一样。

从过去的讲者如李远哲、杨振宁、费孝通、邱成桐、何炳棣看来,这个讲座的确是学院的大事,演讲完的发问时间比演讲时间还长,使院长有机会当场评估演讲的成效。

我问经费的来源,院长说都是香港仕绅捐赠的,每名学生餐费为一百二十元港币,出席便不收费,缺席要付一百二十元,因为学生必须养成诚信守诺的习惯,食物也不可浪费。那天演讲结束是晚上十点,学生却没有散去。院长说听演讲是吸取别人智慧最快的方法,他们学生的视野便在这四年三十二场的超级演讲中,逐渐打开了。

回顾台湾的企业家,除了少数如温世仁基金会之外,似乎没有香港太平绅士这种捐钱赞助通识讲座的习惯;只靠公家经费在台湾的大学办这种高级讲座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台湾的教育经费太少,香港城市大学一年有两百亿元新台币的预算,台大只有七十亿元新台币,而台大学生却比城市大学多了一万人。香港城市大学的校长郭位是台湾清华大学的校友,他很自豪地说,法国国家科学院有四名院士在亚洲,这四名全在城市大学。目前他们媒体与传播系学生的就业率是百分之百,听了令我们羡慕不已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徒呼奈何。

我也有机会去香港两所中学演讲,老师们的问题不在学生,反而在父母身上。一个老师说,他有学生毕业后去当店员,上工第一週,母亲天天站在对街看。开店自然要补货,香港地狭人稠路很挤,下完货后车必须马上开走,因此店员得搬货。这位母亲看到儿子在搬货,冲过马路,对着老闆大叫:「你怎幺可以叫我儿子搬那幺重的东西?我儿子是来做店员,不是做苦工的,」接着对儿子说:「回家,妈甘愿养你一辈子。」拉了孩子便走人。这位老师说,不是孩子不想长大,是家长不肯放手。她问:「如何使家长不依赖孩子?」

好个「依赖」,竟不是孩子依赖妈妈,而是大人不能接受孩子长大要离巢。当大人保护太过时,孩子没有机会去尝试新经验,一个从来没有试过新东西的人会安于现状。老地图找不到新航线,目光自然如豆了。

歌德说,「光是知道是不够的,必须会用;光是愿意是不够的,必须力行。」 (Knowing is not enough, we must apply; Willing is not enough, we must do.) 要打开孩子的视野,除了给他新知,还得放手让他去体验才行。大人放不了手,小孩就没机会探知外面不熟悉的世界,墨守成规的小孩,是不会有创意的!

【书籍资讯】
《静下来,才知道人生要什幺》
大人放不了手,孩子何来创意?